https://news.nyxym.cn/

13人滞留武汉78天花掉7万,酒店免租两月,解封后仍无法回家

从1月20日因探亲、家族团聚来武汉,到4月7日,已过去78个日夜。苗望春和姐姐、妹妹一大家人,包括老人、孩子,最多的时候有13口人,被困在武汉东西湖的一家酒店里。

酒店老板免去了他们2月以来因滞留产生的房租,苗望春一家感激万分:“这老板真不错,我们走之前要给他送一面锦旗。虽然人在武囧,却实在感受到,好人还是蛮多的”。这两个多月如此漫长,一家人在武汉生活成本有7万左右,仅仅是电费都需要支付6000元。

3月开始,苗望春的公司复工。生计所迫,她回家的心情日益急切。两地的电话到处打,但因为居住地的相关政策,她暂时还是有家回不去。

武汉的酒店通知她,4月8日需要腾出房间。“现在是真难,即使是武汉解封,还是回不了。难道要流浪?离汉通道打开后,打算先开车到重庆吧,再看看怎么回”,武汉解封在即,苗望春依然有些迷茫。

以下是苗望春对一家人滞留武汉70多天经历的口述。

550元买50个口罩

1月17日,从新疆阿勒泰的家里自驾出发,1月20日下午到达武汉。我有个妹妹读书之后留在武汉。我们的大家庭比较分散,来武汉是为了探亲。去年选在上海的姐姐家过年,当时就约定,今年到武汉团聚。

妹妹住在汉口,家里的房子比较小。到武汉后,在汉口附近宾馆开了房。当时想着可能只待一个星期。妹夫说,要不就租个别墅?谈好价格,1月22日,我们到东西湖区某别墅入住。1月23日,武汉宣布“封城”。 1月20日,刚到武汉那天晚上,看到钟南山院士在新闻里说,病毒存在人传人(注:1月20日晚间,钟南山院士在接受央视连线时明确表示:目前可以肯定,此次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存在人传人的现象)。 对于新冠肺炎,之前只是听说过而已。第二天早晨,我跑到药店买口罩。当时买的KN95,以为事态不会太严重,只买了50个,总共550元。怎么那么贵?我心想。

买回去之后,听见妹妹的邻居说,他们想买已经买不到了。又打电话让上海的姐姐买口罩,跑了好几个药店,才买了50个一次性口罩。1月22日,姐姐一家开车到武汉。一大家十几口人入住租的别墅。

妹妹回不了汉口的家

别墅是酒店性质的,独家独院,原计划租到大年初五。“封城”后,武汉大多数宾馆关门歇业,别墅到期之后我们没有地方可去。我妹夫给酒店老板打电话说了情况,老板人真的挺好,表示“现在疫情那么严重,谁也预料不到,我把房租全部免掉,水电气费用你们自己承担”,让我们继续住。 我们大家庭,包括姐姐家、妹妹家,老人、孩子,最多的时候,总共13个人。2月21日,姐姐的婆婆病危,让上海开了复工证明,又找武汉东西湖区防疫指挥部开申请,上午10点到晚上9点,绕了一大圈才办完手续,连夜返回上海。

后来很快,管得更严了(注:2月24日11时33分,武汉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发布第17号通告,滞留在汉外地人员可以出城,但要坚持错峰出城、分批实施。2月24日15时07分,武汉发布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第18号通告,继续严格执行离汉通道管理)。 剩下的,也有10个人。我的父母、丈夫、两个已经上大学的孩子;妹妹一家,包括妹夫、孩子、她婆婆。妹妹情况比较特殊,原本是搬过来一起过年,后来她所在小区封了,另外武汉各区与区之间开不出通行证,妹妹回不了汉口。

13人滞留武汉78天花掉7万,酒店免租两月,解封后仍无法回家

困在武汉的酒店,一家13口人需要自己做饭。

一日三餐,只能自己动手做。刚开始,吃饭都成问题,食材不好买,物价还高。前期通过物业介绍的人,需要什么给他报,他来采购。记得有一次,买的带皮五花肉50元一斤,菜也特别贵,但还要吃。感觉没买多少东西,1000元就没了。

13人滞留武汉78天花掉7万,酒店免租两月,解封后仍无法回家

再难,吃饭也是首要问题。

过了一段时间,妹妹向别人询问,得知有个美菜平台,就转到这个平台买,也不是很便宜。平台三天一轮,才到东西湖区。3月中旬,我们才听说“十元爱心菜”。给社区打电话,对方问“你要吗?”我说,肯定要啊,要两份。这种爱心菜包里有生菜、花菜和包菜。

爸妈的药吃完后特别无助

家里出来时,支付宝里就万把块,觉得住几天就回去,用不了太多。幸亏爸爸通过支付宝转了两万,到3月中旬基本上花完了。 所幸,新冠肺炎没有影响到家人。1月20日来到武汉,听到人传人的消息,妹妹把原订的餐馆聚餐取消。住在别墅后,我们每天自己量体温。2月份,社区给我们拿来几张表,登记体温信息。 酒店管得严,一般都不出去。我爸妈有基础性疾病,爸爸高血压,妈妈糖尿病。当初带的药不多,吃完后,特别无助。求助12345,最后热线转到社区。社区人员打来电话说“以后有什么事就找我”,然后,社区人员派人把药买回来了。我们有诉求找社区,社区也会管,但一般不会主动关注我们。

13人滞留武汉78天花掉7万,酒店免租两月,解封后仍无法回家

父母看电视打发时间。

1月从新疆过来是最冷的时候,穿的当然最厚,谁也不会想到带薄衣服出来。两个月后,武汉气温升高,我们还穿着棉衣棉鞋,换洗衣服都没有。 酒店的设施还比较齐全,可是待的时间越长,越焦虑。我平时就是拖拖地、打扫卫生。孩子上网课,爸爸看手机,妈妈看电视。妹妹常做饭,妹夫偶尔打打游戏。

再不上班就可能下岗

平时不太关注新闻,1月23日,我们白天都不知道“封城”的消息。有人打电话来,我们才后知后觉,已经是晚上8点。全家都炸了锅。三辆私家车,用了一个小时,收拾东西往妹妹8楼的家里搬。晚上9点,我们家和姐姐家的车尝试出城。计划是我们回新疆,姐姐带着爸妈先回上海,但在机场高速就被拦下。走国道,国道也出不去。导航导到乡道上,哪都是车,到处堵着。 2015年之后,我在新疆阿勒泰一家私企上班。3月公司复工,就想能不能回去。如果再不回,极有可能面临下岗的局面。孩子要上学,我已经46岁,再找工作很难了。爸妈他们害怕我下岗,也很着急。妹夫是自由职业,妹妹也是打工的,武汉不重启,他们的经济来源会一直中断。

13人滞留武汉78天花掉7万,酒店免租两月,解封后仍无法回家

滞留武汉采购物资,每一笔都记账。

公司知道我回不去,没有多说什么。最怕的就是这种沉默。业务方面,公司有事的时候会打电话。复工复产的时候,公司给新疆当地报了我的名单,后来没有消息。

近一个月来,我们给当地和武汉各部门打过电话,咨询过很多人。之前是离汉通道管理严格,等武汉放行,新疆当地又不接收,最后结果仍然是暂时无法回家。 身在他乡,有家不能回,每天很焦虑,有时睡不着。现在看,只能等武汉解封,先离开,再想其他办法了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